梦里的乡野

        比起城市的喧嚣与繁华,其实我更加喜欢郊外的风和葱郁的山峦绵延起伏,似乎一尘一土与之相连,山脚下冒出一些不知名的植物,奇彩繁花,梦幻的色泽和天空清澈的蔚蓝还有那浓郁的墨绿,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但一切也随着幻想结束而消失不见。
        是的,幻想不堪一击,而现实是坚不可摧的顽石。我们依照着别人或者是自己铺下的轨道缓缓前行,忘了所谓的初衷,以为只要按照路线直走或转弯就能如愿以偿,走上人生的巅峰。当然,我也是这样,当脚下的轨道缓缓偏离小时候的执着与梦想,当我觉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恐惧和害怕蛮横猖狂地啃食童年留下的余温。刚好恐惧是我小时候不曾有过的感觉。
        小时候的我想去流浪。当橘红色的流光和紫红色的云彩把天空渲染成黄昏时,我看见婆娑的树影渐渐变得漆黑,而家乡的山峦也披上一层夕光,我开始想独自一人走到村子的尽头。家乡的屋子是典型的新村老屋,它坐落在一条巷子旁,村内的巷子和小路纵横,像人类身体里错综复杂的血管,却在无形中把人们连接起来。以前的村民富有人情味,即使渺小得像一只只蜉蝣,但只要心怀善意这个世界还是会很美好的,然而现在留下的却是腐朽的人性,表面上的和善,不过是披着善意外衣的虚伪。
         以前我以为由屋子前院放眼望去看似坐落在巷子尽头的那座山是村子的尽头,我以为山里头会有潺潺溪水和色彩斑斓的奇花异草,甚至还有不知名的生物,神秘的在山里过着宁谧的生活。住在那里理应是快活的,没有家庭、道德与现实的管束,虽然生活确实辛苦了点,要活下去还得学会打猎,但至少那里与世隔绝,不用战战兢兢思考该怎么在社会这个弱肉强食的丛林里立足。
        想了这么多,终究是我自己的幻想。我想走到村子尽头的愿望在爸妈的阻止下没能如愿,所以我望着天空,想象自己有一双翅膀可以自由来去,我就可以飞到山顶,俯视这渺小的村落。日复一日,时间不停歇地流逝,而我长大了,梦想没有消失,却也没那么强烈地想把它实现。现在困扰着我的事情太多,幻想也只是我排遣无聊的方式,之前太多的事情早已被我淡忘。
        偶然想起这件事时,我看向那座山——一如往常的郁绿,和记忆中的样子没什么变化,但介于山顶和山腰的一块地方却光秃秃的,据说那片林地是为了种植而被焚烧,因为要空出一块地,也顺便让泥土变得更加肥沃。我若有所思地盯着那块光秃秃的地方,印象中的那座山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美好的幻想也随之剥落。果然走过每个当下就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我依然向往这样的地方,即使没有完全隐世的地方,至少让我站在某处高原,抬头时望着辽阔广袤的天空,低头时鸟瞰平原上渺小的、陈旧的、彩色的一个个看似碎片一般的屋顶。但我现在只能走出家门,站在屋子的前院拍下黄昏时分的天空,永远把那一刻封存起来。
        


发表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