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elcome to my cozy abode, I'm Joey..thanks for visiting my blog, nice to meet you, I rant and dream a lot. Currently on hiatus.

私について

Ask me if you're curious.
你这么好奇,怎么不问我。

My Post


Thanks Bear

Template 100%: Atin Tory
Editor: Joey
Help:
平安果
2016年12月12日星期一 | 十二月 12, 2016 | 0 comments

        大雪铺盖天地,树顶上的一点点飘渺,是雪花的踪迹。十二月的二十四日,圣诞节前夕,她在一片白蒙蒙的绝望里,舔着自食其果的伤,噙着浓浓的想念。那个浓度,就如她手边的卡布奇诺,飘香的杯子上方,是她紧绷又憔悴的脸。
        她把桌上的文件夹和一支钢笔贴着桌面递给坐在她对面的男士,尽管心里狠狠被刮了一道很深的伤痕,也不允许自己在他面前哭泣。她还想维护自己仅剩的尊严。
        “森雪,谢谢你,你成全了我和莉安的幸福!”对面的男士对她不胜感激,擅自握起她冰冷的手掌,喜极而泣。
        “不用谢。”森雪无力地扯开一抹无所谓的笑容,“被这个婚约绑住,而放弃了自己心爱的人,是很悲哀的事。”这句话,她是对自己说的。
        “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男人问。
        “当然。”森雪莞尔,“不要对我感到抱歉,让你心爱的人痛苦,才是最残忍的。你这么做并没有错,至少你不会遗憾。”
        哪像她,为了父母为一个不爱的人鞠躬尽瘁,却让心爱的他一个人痛苦,被相思蚀骨。

         离开咖啡馆,森雪一个人待着。下过雪的天空很干净清澈,像明镜映照出她单薄不堪的身形。明天就是圣诞节了,这对她来说没有意义的节日,在今年多了更深层的意义——分离。周围秀恩爱的情侣把她衬托得更孤单和无助。
        她仰望天际。你在哪里呢?是否已经结婚生子?也对啦,以前你那么受欢迎,会结婚也是预料中的事。要怪就怪我没能抓紧你的手。我也已经没有颜面再留在你身旁,给你制造伤害了。
         森雪暗自思忖,要是让她找到他,她会高兴地祝福他的。冬天夜长日短,黑夜很快就降临了。残月如钩,天空里没有星星,也没有从天边呼啸而过的圣诞老人。她随处闲逛,所到之处灯火颠茄,而那间婚纱店依然摆着那件象牙色蕾丝婚纱——他曾经承诺要让她穿上,可是现在……唉。
        “姐姐,姐姐。”不知何时,她身旁来了一个穿着蓬蓬裙的小女孩,她手上拿着一颗苹果。由于小女孩的身高才到森雪的腰部,所以小女孩吃力地举着苹果,说:“姐姐,这个平安果,送给你。”

         “这是……为什么……”森雪犹豫着问,小女孩的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她朝思暮想的人。她没有很激动,反而出奇的冷静;她没有上前拥抱他,而是给他一个僵硬的微笑。
         “好久不见。”
         “嗯,你也是。”冷静的开场白,让小女孩觉得格外好奇。原来,他已经结婚了,还有个女儿。她不哭反笑,心里已经舒坦了,她也应该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进去里面谈吧!”他邀请森雪进入婚纱店,她才知道,他已经成为这家婚纱店的店主。因为她。
         虽然很冷静,很坚强,但是听闻真相后她的眼泪险些决堤。那时的她没有决定回头,而他也遇上了一个与她截然不同的女人——敢爱敢恨,做事果决……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爱他比他爱森雪还深。
        于是两人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女儿。
        “我不后悔爱上你,也不怪你离开我。虽然我曾经很绝望,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森雪会心一笑,像一个听着床边故事的小女孩一样聚精会神,不想睡觉。
        也许,她是该考虑,为自己生活了。森雪拿着平安果,释怀地走出婚纱店。
        水落石出后,公主和骑士并没有在一起,这个世界一如往常般沉默又喧嚣。
        这个故事,没有众人所期待的奇迹,但她满足了。想起他在几年前为了自己顶下婚纱店,她已经心满意足。
        今年的平安夜,她要祝福自己。

***
后记:
        一口气发了两篇短篇都是以前写的文,偶然在Evernote里的垃圾箱里寻获,所以还是发出来吧。说不定就可以堂堂正正把它们给删去。
        这篇文我曾经发在痞客帮的某个博客上,那是一个连密码都被我忘了的网站,所以看到了存稿当然要先发出来,说不定我会把他们从垃圾箱里给永远抹去。
        反正这两篇是很旧的文,而且还挺废的,只是突发奇想的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哈哈哈。

标签:



Older Post | Newer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