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elcome to my cozy abode, I'm Joey..thanks for visiting my blog, nice to meet you, I rant and dream a lot. Currently on hiatus.

私について

Ask me if you're curious.
你这么好奇,怎么不问我。

My Post


Thanks Bear

Template 100%: Atin Tory
Editor: Joey
Help:
葱汤里的太阳
2016年4月2日星期六 | 四月 02, 2016 | 0 comments

        小时候,饭桌上的菜多半不合我胃口。
        挑食这个毛病,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找上我。妈妈总爱把蔬菜和挑了骨的鱼肉夹进我碗里,她从来不管我是否愿意,以一贯强硬的手段逼迫我乖乖就范。仿佛这样,才能让她稍稍放心,至少我吃得好,这样才能快高长大。
        记得有一次,妈妈做了我爱喝的葱汤。这是众多菜肴中少数让我比较容易下饭的一道菜。微烫的汤水浸泡着一颗颗晶莹饱满的饭粒,被切成小段的青葱,和蕴含在葱汤里隐隐的炸红葱味,吃了肚子暖暖的,唇齿留香。
        下雨天,喝了暖暖的汤,让人有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听着窗外嘀嗒嘀嗒的雨声,我知道在这样的天气里一定能睡个好觉。有时候妈妈会在汤里放几颗橙色的章鱼丸,青葱在汤水的表面上漂浮,而章鱼丸沉下碗底,乍看之下就像是隐在云层里的太阳,若是不留心瞧着是不会发现它们的存在的。
        那时天真无邪的我还问:“那里面的丸子是太阳吗?”
        妈妈总是笑笑,然后温和地说:“是章鱼丸哦。”
        从此,我再也没问类似的蠢问题了。
       爸爸向来严厉又节俭,我们一家很少上馆子解决三餐,几乎每天妈妈都亲自下厨,但依稀记得,我不喜欢家里做的饭菜,总希望一家人能一块儿到外头解决三餐。再长大一点后,我开始对那些饭菜挑三拣四,有时候还把慰劳妈妈为由,从肯德基买几盒炸鸡当作晚餐。
       这时爸爸肯定又会怪我不知节俭,但当时的我假期时在外头找了一份工作,刚刚领了薪水,自然不把爸爸的话放在心上,只想一味享乐。
       那个时候的我,早已把那碗小时候最爱的葱汤抛诸脑后,就算记得,也不屑提起了。
       上大学后,家里的开销倍增,而我每日朝九晚五,待在家里的时间变少了,回到家时已累垮了四肢,与家人也甚少沟通。
        让我如愿以偿的是,我终于可以为自己的吃食做主,但看着那些食物的价位,不自觉下了一跳,学校里卖的东西,果然比外面的小吃贵得多啊!我暗暗想着,却身不由己,只能勉强忍了下来再想办法,于是还没到一个月,钱包就被我掏空了。
        我虽然对家人有些愧疚,但却没想过要改变现状。再说了,我早已吃腻了妈妈做的便当,想起打开饭盒时那硬化的饭叫人难以下咽,我便瞬间没了食欲。
        然而,每一次身心俱疲,妈妈都会以一桌好菜迎接我回家。那天,我又看见桌上那碗熟悉的葱汤,不自觉想起以前天真无邪的自己。我笑了笑,把饭碗推到妈妈面前,“妈,帮我盛点葱汤。”妈妈二话不说舀了一勺的汤倒进我的碗里,饭粒渐渐被湿透,而我心的某一处,也似乎被什么感化了一般,开始变得柔软。
       “呐,给你章鱼丸。”妈妈舀了几颗橙色的丸子后,把碗推给我。
       “谢谢妈妈。”我抬起笑脸道谢,妈妈也欣然接受。我喝了一口汤,嘴角微微上扬。
       果然还是以前的味道,我怀念的味道。

标签:



Older Post | Newer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