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elcome to my cozy abode, I'm Joey..thanks for visiting my blog, nice to meet you, I rant and dream a lot. Currently on hiatus.

私について

Ask me if you're curious.
你这么好奇,怎么不问我。

My Post


Thanks Bear

Template 100%: Atin Tory
Editor: Joey
Help:
梦里的乡野
2016年1月24日星期日 | 一月 24, 2016 | 0 comments

        比起城市的喧嚣与繁华,其实我更加喜欢郊外的风和葱郁的山峦绵延起伏,似乎一尘一土与之相连,山脚下冒出一些不知名的植物,奇彩繁花,梦幻的色泽和天空清澈的蔚蓝还有那浓郁的墨绿,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但一切也随着幻想结束而消失不见。
        是的,幻想不堪一击,而现实是坚不可摧的顽石。我们依照着别人或者是自己铺下的轨道缓缓前行,忘了所谓的初衷,以为只要按照路线直走或转弯就能如愿以偿,走上人生的巅峰。当然,我也是这样,当脚下的轨道缓缓偏离小时候的执着与梦想,当我觉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恐惧和害怕蛮横猖狂地啃食童年留下的余温。刚好恐惧是我小时候不曾有过的感觉。
        小时候的我想去流浪。当橘红色的流光和紫红色的云彩把天空渲染成黄昏时,我看见婆娑的树影渐渐变得漆黑,而家乡的山峦也披上一层夕光,我开始想独自一人走到村子的尽头。家乡的屋子是典型的新村老屋,它坐落在一条巷子旁,村内的巷子和小路纵横,像人类身体里错综复杂的血管,却在无形中把人们连接起来。以前的村民富有人情味,即使渺小得像一只只蜉蝣,但只要心怀善意这个世界还是会很美好的,然而现在留下的却是腐朽的人性,表面上的和善,不过是披着善意外衣的虚伪。
         以前我以为由屋子前院放眼望去看似坐落在巷子尽头的那座山是村子的尽头,我以为山里头会有潺潺溪水和色彩斑斓的奇花异草,甚至还有不知名的生物,神秘的在山里过着宁谧的生活。住在那里理应是快活的,没有家庭、道德与现实的管束,虽然生活确实辛苦了点,要活下去还得学会打猎,但至少那里与世隔绝,不用战战兢兢思考该怎么在社会这个弱肉强食的丛林里立足。
        想了这么多,终究是我自己的幻想。我想走到村子尽头的愿望在爸妈的阻止下没能如愿,所以我望着天空,想象自己有一双翅膀可以自由来去,我就可以飞到山顶,俯视这渺小的村落。日复一日,时间不停歇地流逝,而我长大了,梦想没有消失,却也没那么强烈地想把它实现。现在困扰着我的事情太多,幻想也只是我排遣无聊的方式,之前太多的事情早已被我淡忘。
        偶然想起这件事时,我看向那座山——一如往常的郁绿,和记忆中的样子没什么变化,但介于山顶和山腰的一块地方却光秃秃的,据说那片林地是为了种植而被焚烧,因为要空出一块地,也顺便让泥土变得更加肥沃。我若有所思地盯着那块光秃秃的地方,印象中的那座山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美好的幻想也随之剥落。果然走过每个当下就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我依然向往这样的地方,即使没有完全隐世的地方,至少让我站在某处高原,抬头时望着辽阔广袤的天空,低头时鸟瞰平原上渺小的、陈旧的、彩色的一个个看似碎片一般的屋顶。但我现在只能走出家门,站在屋子的前院拍下黄昏时分的天空,永远把那一刻封存起来。
        


标签:


星巴克·第一次体验
2016年1月22日星期五 | 一月 22, 2016 | 0 comments

今天习惯待在家里的我终于走出屋外,除了晒晒太阳之外还可以顺便玩玩,但就是钱包大出血,有些吃不消。(T▽T)
不过既然已经计划出来了,而且看在我心情非常好的份上我就不打算再介意这种事了~ヽ(´▽`)/
为了庆祝昨天发生的好事,我打算到星巴克去点一杯咖啡试试看。也许这有点不可思议,但我是真的第一次点星巴克的咖啡,之前我虽然曾经被朋友请客甜点,但是我还是很向往那里的Frappuccino(因为听说很好喝,听说真的很赞~)所以我就点了一杯 Chestnut White Chocolate Truffle。因为是第一次单独在星巴克点饮料,所以生性内向的我莫名其妙开始害臊,说话时看起来很笨拙,突然就有些紧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等太久的关系,情绪受到影响,我就是那种情绪化的人,啦啦啦~∩(︶▽︶)∩)
所以,就是这样,我拿着我的饮料本来想静静坐下来喝,但由于时间紧迫,只能边走边喝(汗!٩꒰´·⌢•`)


这次的更新就到此为止啦,拜拜~

标签:


随手记
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 一月 21, 2016 | 0 comments

之前几个星期在假期里过得浑浑噩噩,感觉生活没热忱也没目标,等到这一天后才渐渐确立的未来终于在一片浓雾里散了开来,隐隐约约看得见它的轮廓。
今天天气看起来很阴凉,但是走出门外时那扑面的热气还是叫人受不了,但是幸好今日我的心情不错,几经煎熬的心也平静下来了,只是因为昨晚失眠,感觉头颅沉甸甸的却依然睡不着。
2016年是新学年的开始,我也终于正式考上degree,心里还是很激动的,主要还是因为成绩比预想中的理想,所以感觉这些天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新学年将在二月底开始,我也应该更努力才行了,fighting! ╭(′▽‵)╭(′▽‵)╭(′▽‵)╯ GO!

标签:


#20160121
| 一月 21, 2016 | 0 comments

It's the day, oh my gawd oh my gawd oh my gawd oh my gawd! My heart is beating fast and someone pls save meh!!

标签:


#20160117
2016年1月17日星期日 | 一月 17, 2016 | 0 comments

        心乱如麻。
        越接近放榜的日期我就越是不安,害怕自己的成绩会把我推入无底的深渊,眼睁睁看着希望烟灭,而我也会因堕落而万劫不复。
        现在已经是深夜的十点三十三分,我还是无法入眠,心脏随着情绪的起伏而加速跳动,那足以让人窒息的恐惧感也像是藤蔓一般缠绕着我的心脏和肺部。有些呼吸困难,但在担忧的叫嚣下我已经学会以平静的外表示人,或者避开人群,避开一切眼神接触。
        我很害怕别人问起我的成绩,也害怕父母一时口快拿这件事侃侃而谈。我真的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了不起,就连我的担忧和焦虑都没看出来,那就请停止吧,停止一切让我难受的举动,我还想故作轻松地等待那一天的来临。
        希望一切会顺顺利利吧,虽然我没有很拼命,但是好歹我也付出过努力,我一定要成功熬过这一关才行。

标签:


在月光下走钢索
2016年1月4日星期一 | 一月 04, 2016 | 0 comments

我是在飞翔 还是在下坠
看不见脚下影子的我
在一寸寸星空里迷失方向
摸不着 出不去
是星光让我看不见出路
还是月光的朦胧
变成囚禁心绪的笼槛
挡去了前路
堕落成一颗鳄鱼的眼泪

我遗忘了曾经的我
我丢失了曾经的梦
现实让人不堪一击
也让伪装渐渐坚不可摧
如果说往事是一滴滴如雨点般的泪珠
那我丢失的 是一整片酸苦的泪海

×       ×        ×

我们都被时光推挤到风口浪尖的未来
我们都在拥挤与喧嚣中遗忘彼此
擦肩与错过成为编织明天的缺口
我们战战兢兢 面对暗涌的波涛
与潜伏的洪水猛兽对峙
像是在月光下走钢索
踩空在虚浮的月光之上
便在人们漠然的目光中坠落
从此 迷失在颓废的恐惧中

总有一天 会有人想念
某个人清澈的瞳眸
某个人清脆的笑语
某一天的跌跌撞撞
某一次初尝幸福的甜味

蓦然 想起自己有些疲惫
前路荆棘遍布
有人为了离开而血肉模糊
而头顶上密密麻麻
奋力往上攀登的人们
在一次失足 一次惨叫
便踩着月光
无止境的坠落

只是 无法停止的步伐
因为不灭的梦而继续赶路
因为必须向前走而向前走

标签:


他的背包·我的背包
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 一月 03, 2016 | 0 comments

        记忆,可以是荣耀,也可以是污点。我的莽撞和唐突,是点缀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所以我开始封闭在自己狭窄的思想里。别人进不去,我也出不来。
        从小,我的第六感就比别人强。朋友说是因为天眼没完全合上,我微笑,没了超强的直觉,我也许就不会卷入那么多是非纷扰中,让回忆成为污点。我通常能精准的感觉到一个人对我的想法,几乎每次都没有出任何差错。但是,总会有一些人不相信,或认为我蓄意造谣。
        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尤其频繁。朋友间的拉扯和纠葛都是因它而起。我常常在拥挤的人潮中失去自我,也特别讨厌这样的我。说出自己的想法又有什么好处?为了表示自己比其他人来得英明吗?还是单纯想当个好人,提醒小兔子们别上猎人的当?
        我不清楚我的动机,但,终究,小兔子们还是上了猎人的当。我们形同陌路,熟悉又互相憎恶,小兔子已经步上不归路,而我依然缓慢爬行,坚持要从被背叛的阴霾中爬出来。
        我以为要雨过天晴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但其实我并没有意识到我伤得有多重。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我试图用微笑掩饰一切,看喜剧时用力欢笑,直到他们看不出我的忧郁为止。一直持续不断地带着面具过活,我也开始渐渐害怕别人的眼光,因为不知道她们在背后说了我什么才觉得更加无助。当时,我就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重新来过,带着面具重生,久而久之,面具已离不开我的生活。就像有些女人没化妆就不敢出门那样,我发现只是轻轻扯着那张面具就会血肉模糊,我依然不敢正视我的不堪。
        就让回忆这样随着时间就是而慢慢凋零吧!时间久了,就会腐烂。然后就会消失吧?我天真的以为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一切就能挺过去,反正在她们的言语攻击中,我已经死了。死在回忆里的我已不可能复生,而今天的我只为了自己而活。
        几年的光阴里,我在沉默中度过了我一生中最蓬勃的岁月,也埋葬了那可笑的纯真。正如她们所认为的,我虚伪的善良值多少钱?就算是出于好意也不会有任何人相信吧?
        而他,却回答我说:“我相信。”
        高一那年,我遇见了他。很多人都说,我和他没有单纯的友谊,也没有人相信所谓的红颜与蓝颜是存在的。反正,我只是觉得这个人与众不同,想试试看和他接触。这一切的开始只是因为我玩心太重。
        接着,我和他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麻吉,无论我的心墙设在什么高度,他总有办法翻越,听我怯懦地说出那些我本来打算永远都不再提起的往事。
        我庆幸我没有哭,也后悔我没有哭。我之所以会觉得庆幸是因为我终于在人前保持了我坚强干练的形象,而后悔则是因为我错过了被人好好安抚的机会。因为是自己疗的伤,并无彻底痊愈,只是被一层幕布盖着背后的伤痕与黑暗,不知道我的过去的人都认为我活得太好,什么都不用愁。我知道,我只是习惯不多愁善感而已,我比所有人幸运也只是假象。
        暑假那天,他约我一起去旅行。于是,我费了一番心思恳求父母答应,才浩浩荡荡地跟随他展开了一日游。
        巴士颠簸而行,路过崎岖的山路,经过斑驳的森林。我像坠入了一个梦境,依晰听见,他要带着我回到他的家乡。
        村口的林荫浓郁,错落的屋宇泛着时光荏苒的苍黄。我不记得我对他说了什么,只记得他对我说要寻找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你看,这里的风景那么美,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关起来?”他问,当然,我不会说出其中的原因。
       答案,其实就在他心里。又何必问我呢?
       我们在市集里闲逛。摊贩们都特别热情,知道我们是外来客,购买一串手链,还送我一对耳环,而他的收获也不少,总能在旧书摊里找到乐趣。我总在想,人生若能如此欢乐,那该有多美妙。可是,开心不都只是暂时的吗?暂时享有的快乐并不能让我快乐,我总会想到未来快乐的终点,想起了悲伤又会接踵而至,这样的我,还快乐得起来吗?
       我扪心自问,这几年来我快乐吗?我为了那些过客伤神多久?又因为她们错过了多少的欢乐?他说得没错,我的心有太多的缺陷,有时候我们应该选择忽略某些事情,太聪明也不好。
        逛了市集后,我们来到河畔,他才提起母亲在这条河里溺毙的事。自从他呱呱坠地以来,爸爸就染上了赌瘾,欠了大耳聋一屁股债,无法偿还时就落跑,跑到一个完全没人认识他的地方继续生存下去。
       他记得父亲并没有给他父爱,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没有。对爸爸来说,他只是个负担。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跑去赌博时,他就会成为爸爸犯错的借口。万一他输了钱,他和妈妈都会成为爸爸的出气筒兼人肉沙包,任他肆意蹂躏。
       他记得妈妈曾经被爸爸的酒瓶敲破头。也许是因为脑部神经线受到创伤,妈妈常常视线模糊,也常常犯错,做事笨手笨脚,也少不了挨骂的经历。妈妈知道爸爸常发酒疯,于是常常哄他早点入睡,这样,他就不用挨打。
       不过,妈妈并不知道他每次都睡不着,也清楚看见了妈妈被爸爸拳打脚踢的那一幕,他帮不了妈妈,只能躲在被单里哭。隔天醒来后,双眼肿如核桃,他只好对母亲撒谎,说是被虫子叮着了。
       日子重复着相同的悲剧,他看着母亲身上的瘀伤想要逃出爸爸的魔掌,然而,这只能是他可悲的幻想。
       终于,在他五岁那年,爸爸欠了太多赌债落跑了。他以为只要爸爸不回来,噩梦就此画下休止符,但是很快的,一群流氓找到了他们家。他和妈妈逃到森林里。因为妈妈的视线模糊,在后头跟着他的时候失足落水,他躲在树林里,不知所措。
       妈妈不谙水性,却极力要他逃跑。他以为妈妈只是要在水里待着,躲过那班流氓的视线,然而,他再也没看见妈妈从水里爬起来牵着他的手一起逃跑。
       几天后,妈妈的遗体被打捞起来了。
       他被带到福利机构,在孤儿院里长大,不久后就被一对不孕的夫妇扶养长大。
      起初,他并不喜欢这对夫妇,就算他们对他好,但是他就是想反抗。就像有些心灵上有缺陷的孩子一样,明知道不可以,却还是会故意去伤害那些对自己好的人,拒绝别人的好意,无法从绝望中苏醒。
       直到他养父破产,那对夫妇落魄得只能在路边摆摊养活他,每日风雨不改,却对他关怀备至,他才知道,在这个世上,还是有人爱他的,他并不是一个人在和命运拼搏,只要他肯转过头看一看,他就会看见养父养母的笑脸。
       往事已经过往云烟,他也已经走出了阴霾。妈妈的死让他的心更加坚强。时光不能倒流,妈妈的死已无法扭转,要不然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从水中将她拉起来,然后一起逃跑。
        跟我比起来,我的遭遇算什么呢?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有时候,背包太重了,就要选择放下,不然只会累坏自己而已。你也是时候放下你的背包了,这样才能活得更快乐。”他笑着对我说,眼里尽是释然后的舒畅。
       然后,他从包里掏出一叠彩色折纸,让我把往事一一记录下来,折成纸鹤,再抛进河里。
       一个小男孩好奇地走过来,问我:“姐姐,你在折什么?可以教我折吗?”
       “我在折回忆的背包,我要把心里的垃圾全然丢弃,重今以后,不再记起那些事。来吧,一起折。”
       我看着小男孩坐下来,跟着我一步一步学着怎么折纸鹤,我才意识到,并不是所有人都讨厌我,我也不是人见人厌的。
        “这样才对嘛,你懂我说的话就好。”他说道,悠闲地望着远方,“我之所以会带你来到这里,不只是想让你看开一点,而是想让我自己重新接受妈妈死去的事实,让我彻底放下装满心灵废物的背包。”
       我想,他的妈妈是因为爱他而死去,也希望他健康快乐地活下去吧?所有爱我的人也一样,他们都希望我忘掉过去,不要再和过去纠缠不清。
       我若有所思地学着他看着远方。远处的云层背后,是蓝天;悲伤过后,是幸福。忘记那些伤害我的人,我相信属于我的晴天就在眼前。

标签:


Polka World
2016年1月2日星期六 | 一月 02, 2016 | 0 comments

Keep my dreams warm,
even though it's snowing.
                            
                                                      

PS: Please don't copy and remade my artworks,thanks.

标签:


指南针上的帝王蝶
| 一月 02, 2016 | 0 comments

    2335年,放眼望去一片飘雪的荒漠,带着不协调与违和感。在我眼前的是一艘名为“诺亚方舟号”的潜空艇——顾名思义,太空潜水艇,也称作太空船,飞船一般比飞机大上几千倍的船身可容纳千万人,在地球快要毁灭之际,人人争先恐后,贪生怕死的心性从石器时代开始就没变过。
    我手里握着指南针,望着云彩像乌贼吐出的墨水一般渲染斑驳的天空,现在的世界差不多快变成废墟了,指南针指向南方,那刚好是我家乡的所在,但家人都在一场世纪大地震中丧生了,留下我孤身一个人在这世上,其实我对生死没有那么在意,会搭上潜空艇也是因为世界各国政府的号召,每人免费得到一张票券,只有拥有票券的人才能搭上潜空艇,集体迁徙到火星去。
    等待漫长而空虚,若要我说一个真正想念的人的话,就是妹妹了,从小我们就待在一起,无论是什么时候我们都不曾分开过,直到那场世纪大地震发生后,地壳就像是被无情掀起地一般支离破碎,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土地完好无损,家乡的地下埋了无数据尸骨,其中就包括妹妹的。
    “少年,上船了。”一个孕妇挺着大肚子,微笑地走过来,手中牵着一个年约五岁的小女孩,系着妹妹小时候最喜欢的麻花辫,她怯生生地躲在孕妇身后,俨然就是妹妹的化生。
    无数次的想念一次性地在我心中爆发,我的眼角渐渐湿濡,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孕妇的话,只是默默地跟在她身后,心中一片茫然。
    突然,孕妇停下了脚步,“啊”的一声跪在地上,右手扶着大肚子,痛苦地在地上呻吟。我本能地走上去,意外中的冷静,医务人员匆匆迎上去,“估计是要生产了。” 
   “救人要紧,救人要紧,赶快把她带到一边去。”一个西装笔挺的禿头老阿伯说道,我认得他,他就是那个万人敬仰的E国首相。孕妇被抬上担架,众人浩浩荡荡地走向船身末端,医务人员们准备为孕妇接生。
    我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或许是在想着飞船何时启航,或许是在想着那天发生在世纪大地震的事,那个污秽的过往,让现在的我活了下来。
    我为什么还活着?
    我不是应该死了吗?
    像活死人一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就算迁徙到火星,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如果不是我活下来的话,也许妹妹她……
    “喂,往前走啊!”身后传来中年男子不耐烦的嗓音,我微微偏头,讪讪地往前挪步,满脑子里都是妹妹纯真无邪的笑容,和天花板塌下来时,妈妈推她为我挡下掉落的石膏板,理由很简单,妈妈希望我这个唯一的男丁活下来,而妹妹,却变成了死神的祭品。
    我无法原谅自己,如果我推开妹妹,将她藏到家中的暗阁中的话,她或许就是今天的我,拿着票券和别人一起迁徙到火星去。
    “她生了,是个女儿!”飞船后端传来女婴哇哇啼哭的声音,众人议论纷纷,这似乎是大地震后第一件让大家感到喜悦的事。
    “可是没有票券,这个女婴就不能上飞船……”某个医务人员欲言又止,“女士,如果说要放弃这个孩子,让她留在这里,你愿意吗?”
    孕妇从虚脱无力变得歇斯底里,她扭曲的面容透露着浓浓的哀伤,在众人都感到于心不忍之际,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嚷道:“要她一个人留在这里等地球毁灭?我做不到!” 
    “可是你没有票券……”
    “她只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对待她?”孕妇忍不住抽泣,将女儿捧在胸口,“如果非要这么做的话,就让我留在这里吧!”   
    众人一阵哗然,我望着孕妇伤心欲绝的样子,愣了许久,才突破人语声,鼓起勇气扬声道:“我把我的票券让给女婴!” 
    众人再次哗然,对我投以激赏与怜悯的目光,放弃票券,就等于放弃生命,而我做到这份上,大家都只会在背后称赞我舍身救人,谁还会理会那个代替我去死,让我活到今天的人?
    我嘲讽地冷笑,没有人注意到我无神的双眼,把票券交出去后,我就只能慢慢等待地球毁灭。我无视孕妇连声的道谢,像个行走的幽魂一样默默离开列队,迳自站到一边去。
    “你确定你要交出票券?”飞船上的工作人员下来再次向我确认,我无声地点点头,此刻地球的某一个角落正在下着一场雨,浓稠的黑色从天空的某一块化了开来,从此我就只是一个人了,一个人等待世界毁灭,然后一个人去死。
    爸爸,妈妈,还有我十分对不起的妹妹,我很快就会和你们团聚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庆祝妹妹的生日好吗?
    我目送潜空艇起飞,缓缓地飞向目的地,里头承载着人们的希望,就和诺亚方舟一样,在世界毁灭在即时拯救无辜受害的人类。
    但,每个人是否是真的无辜的呢?就像我,受到满满的良心谴责的人,根本配不上“无辜”这个词。
    我盯着手中的指南针,笑了笑,至少最后我知道自己的方向在何方。一只土黄色的帝王蝶,翩翩拍翅在我上头盘旋,最终停留在指南针上。
    我认得它,它就是妹妹的灵魂。
      
      

标签:


My First Digital Illustration
2016年1月1日星期五 | 一月 01, 2016 | 0 comments

First, when you decided to get yourself into this post and accidentally glance through my ugly and low quality illustration, please take a deep breath and sigh but don't BASH. I know my imperfections and poor drawing skill but I still wanna share it on here because it can become too rusty or full of verdigris as it was staying for a long time in my phone's gallery.
This illustration was done by me today and it's the first thing that I'd completed in this new year. I'm glad that I'd done it although the outcome seems not every professional and it's a bit messy. Drawing is not my hobby and I'm very poor in drawing living things that's why I always avoid drawing human,animals and even plants. I'm not an art student and I don't know the real drawing techniques, I just start drawing from my first imagination and it might evolve during the drawing process. I know this might sound weird but anyway, it's true, as my drawing skill is quite poor, I can't draw everything that I want to.
I found that it's quite hard to draw using my phablet as my first generation Note is old and worn, it's not so sensitive and sometimes it's hard to control. Luckily, the stylus pen helps me a lot, I can't imagine if I just draw in my phone using my hands, I'll probably freaked out and ruin the work!
Thus, I'm glad that I'd succeed to complete my first digital illustration on the first day of 2016, wish you a happy new year here!

标签:



Older Post | Newer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