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特色视频

驯服(糖鸡)

闵玧其是个冷漠又可怕的男人,他一直都是这么定义自己——而身边的朋友也都那么认为,一直都是。        “像闵玧其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遇上麻烦,他可是连麻烦都不敢找上的男人啊。”        他们说得一点也没错,他可是个比麻烦更厉害的男人,招惹过他的人虽然不至于被他残忍杀害,但双方对峙后,但凡他们看见闵玧其都会自动逃得远远的,无一例外。当人们提及此事时,闵玧其就只是耸耸肩,再回以大家一阵意味不明的冷笑,天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处置那些不知好歹的家伙。        不过,终究有些事情是躲也躲不过的。迷信的人称之为命运,认识闵玧其的人称之为业障,反正在闵玧其现在很狂躁,暴怒的他手指插入发丝里,目光所及的地方一片狼藉。        他是很爱惜自己和自己东西的人,所以他很肯定这种翻箱倒柜的事情绝对不是他干的。怒目瞪视那扇紧闭的房门,他抡起暴起青筋的拳头,用力敲打那深色的木质房门。        “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        他原本以为里头的家伙脾气很犟,至少在他不肯回家这件事看来他绝对是个任性的小伙子,但门在没多久之后“卡嗒”一声开启,闵玧其从那细小的门缝里看见那人窥视的眼睛,一脚把门踢开。        “闵先生,别生气嘛。”说话的是个高中生,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也不像是个会以暴力解决问题的好孩子,说话时更是奶声奶气的,脸上挂着无辜的表情。         “你给我解释,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还有,谁告诉过你你可以待在我床上的,给我滚下来!”闵玧其第一次失控咆哮,转头看见敞开的窗户和飘扬的窗帘,紧接着又是一串怒吼,“谁叫你打开窗户的?!妈的,真想把你从窗户丢出去!该死,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个小屁孩!”         “刚刚爸爸的人来过,我趁他们进屋的时候爬出屋外,他们离开时又爬进来,所以他们没把我抓回去。”少年笑脸盈盈,似乎对自己相当自豪,闵玧其见他这副样子差点激动得断气,但少年还是很不怕死地补了一句,“还有,闵先生,不,是玧其哥,你我才相差六岁,别把自己说成了老爷爷。”         “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要我称赞你吗?但很抱歉,我比你爸更希望你被他们抓回去!还有,我不需要你告诉我我们相差几岁,你只要给我收拾好,然后乖乖回家,我保证不杀死你。”         “你不敢杀我的,我爸可是混黑帮的,还是老大哦,所以你杀不了我的。”少年朝…

最新博文

某人的悲哀

#20170426

关于弃玩Line Play

只是想说句实话

夜行的百合(糖鸡)